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队伍建设 -> 法苑文化

民事审判的三重境界

  发布时间:2022-05-24 16:09:09


    孟德斯鸠曾经在《论法的精神》里写到:“在民法慈母般的眼里,每一个人就是整个国家”。这句话深情且庄严,我从事民事审判以来常常想起,每次细细思量,都感觉这句话涵盖了民法的灵魂,也涵盖了我心目中的民法至高境界。是的,以我不成熟的法律认知,认为民事审判至少蕴含着三重境界。

    第一重境界为眼中见是非。现代民事审判奉行不告不理原则,民事案件肇端于原、被告。进入法院工作后,教科书中白纸黑字的原、被告终于鲜活登场了,小小一方审判庭内,世间的五味杂陈、冷暖薄凉全部呈现在这里。对于一名旁观者,这里往往是浓度最高的八卦集散地,但对于一名法律工作者,第一时间思索的是,如何拨开是非恩怨的迷雾,看清背后蕴含的法律关系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法官的角色和医生类似,两者直面的分别是社会关系的伤口和身体组织的伤口,但他们的目光不会在伤口上逗留太久,他们急于寻找的是对症之药。一纸诉状掀起一场风暴,法官站在风暴的“风眼”之内,冷静观望,在送达、开庭、调解过程中,看清风暴的移动轨迹,找到风暴中可能裹挟的冷枪暗箭,以自己的冷静、平和、理智,让这场风暴逐渐软着陆,然后各方依次退场,剩下的浓缩为一个案号,一本卷宗。

    刚开始从事审判工作的时候,我憋着一股子劲,上一秒收到的案件,恨不得下一秒就能结案,“司法民工”不就是搬砖砌墙吗,用最短的时间砌起一道“数字长城”,欣欣然感受“一览众山小”,然后披红挂绿不就是最大的荣耀吗?如果仅仅是这样,无疑做实了“司法民工”的称号,那么,你坚定地要做“法官”的理想意义又在哪里?

    第二重境界为眼中见输赢。从事审判工作以来,调解率始终是考核的“重头戏”,撤诉率也一直羞羞答答紧随其后。可是,哪一个民事审判法官不想自求多福,能调能撤时,喜笑颜开,当判则判时,愁云惨淡。除却可以少写几页文书这种最无价值的考量之外,民事审判法官最希冀的难道不是案结事了,世界和平?可是到法院打官司,没有“孤独求败”的,都想稳赢,甚至躺赢。作为一名法官,不仅要欣赏得了当事人赢则赢得理所当然的豪迈,更要承担的起输则一定是办了“人情案、关系案、金钱案”的无脑怀疑?继之以上诉、上访、上网,再之以终生追责,哪一样不让人感觉中了“下下签”?“小孩子才谈感情,大人只权衡利弊”,作为一名法官,要权衡大人之间的利弊,定个输赢,又怎能不慎之又慎,如履薄冰?因此,每一名法官都不想遇到“当判则判”,如果遇到了,只要秉持着法官的职业操守,没有人恨不得在本院认为里把心掏出来让当事人看个明明白白。因为,我们知道判决主文里短短三、五行字,不仅承载着一场变故的定分止争,更关系到诸多人和其背后家庭的悲欢离合。法官的手中没有长枪短炮,没有英姿飒爽,但青灯孤影下佝偻着背的孤勇者,他们的每一行字都要过得了良心的坎儿,他们知道他们要经得起深渊的凝视。因此,没有比法官更重视输赢的职业,签宣判笔录的时候,没有法官不心惊肉跳,随时做好接受质疑,甚至谩骂准备的。这不是心虚,这是因为在一个法治未能成为普遍信仰的时代,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,相信未来某一天,“法官”两字自带公信力属性。

    第三重境界为眼中见众生。鲁迅先生在《而已集·小杂感》中写道:“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”。法庭作为天然的吵闹场,无吵闹,不法庭。有人说,我们办理的不是案件,而是别人的人生,某种程度上确实如此。忘不了某个炎炎夏日的中午,窝在沙发里熟睡的我,被电话铃声惊醒。“韩法官吗,我想见见你”。稍微愣神之后,想起了她是谁。那是一起离婚案件,该案由于原告缺乏证据意识,起诉状中所称的炼狱般生活,并无证据支持,且为了避免生活被扰,无人愿意给原告出庭作证。于是,庭前,杨庭长和我到当事人所在社区进行了走访、调查,了解到被告确实存在严重的家庭暴力,原告的遭遇确实令人唏嘘。因为原告系第一次起诉离婚,若按照夫妻感情未完全破裂,判决不准离婚,似乎也能说得过去,但是根据调查的实际情况,无疑是将当事人继续扔向火坑。于是,在那个冰雪茫茫的冬日,我和杨永青庭长前往某监狱开庭,被告先是拿出破罐破摔的架势坚决不同意离婚,在随后的背靠背调解过程中,我们详细讲了调查的情况,并从情、理、义、子女抚养等各种角度进行解释,打消了被告的顾虑,最终该案顺利调解结案。思绪回转,我问道:“您好,您找我有事吗?”“没事,就是家里樱桃熟了,给您带点儿”。“谢谢您,真的不用。”我答道。才想起来,在那个冰雪覆盖的冬日,她说了好多感谢的话,好像提到有樱桃树之类的,我说:“不用谢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如果真想感谢,你在有人诋毁法院法官时给我们说句公道话就行。”是啊,从倒在血泊中的马彩霞、傅明生等法官的悲剧来看,办案不仅办的是别人的人生,还是自己的人生,可是作为一名法官,只要心怀众生之苦,也就有了敢于直面惨淡人生、敢于正视淋漓鲜血的勇气……也许,办案办到最后,在一方法庭里,在法官的眼里,已经逐渐褪却了原、被告的角色,目之所见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,有着各自的悲欢,我们能做的是在人格上给予同等的尊重,在人性关怀上给予同等的关切,是的,你可以无法接受我的裁判结果,但你能感受到我待你的温暖如春。

    恍然间,民事审判已经构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会盟路东段的日子里,每每夜深人静时,键盘噼里啪啦作响,或蚊虫相伴,或风雨飘零,判决书出炉,内心沉静如水。是的,那一刻,踏着夜色回家的路上,新裤子乐队的歌是否在问你,你要跳舞吗?

责任编辑:zzb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

Copyright©2022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2